参can

这里参参。
高三人间蒸发是在19年7月之前都不在lofter。
高考去了。
没事就不用关照我了,随意取关吧。
微博@ash参

医患/短文/高三前最后一次更新


架空




Forbidden colours









太阳覆灭x天后的月球。

  月球面上还剩下残留孤立的日光,它出现在遥遥远离太阳的背面。在日月吞吐中,那屈服的微不足道的抵抗造就出一片晚霞结晶,帕帕拉恰就此出现了。端坐在余烬中,一片荒芜中,冰冷中皱着眉诞生了。

  当他学会站立的时候,太阳的勉力完全消失了,他意识到他将成为新的太阳,或成为永不消逝的白夜。他不能断定自己的年龄有多长,但能够与飞鸟匹敌,或许比那更长一些。他环绕四周,仰头看见了初次的宇宙。空荡荡的宇宙风声气流从耳边流过,那些更小的尘埃像是一些漂浮的游者。但他知道那是死去的太阳的碎块,是无情的碎尸。

  于是帕帕拉恰每天开始巡视自己的国度。他找到划破暗夜的武器,找到能够乘装日光的柱状宝石,也找到一些散碎在地却费力聚拢的透明人间毒素。这仿佛。宇宙与人世相连。他明知这不可能,却无意戳破了那狭窄的间隙。

    他从月球背面走回来已经是两周后。没有太阳的指引,月球也丝毫不动。所以他费力的从后面来到他出生的废墟时,有个人也在那里。这个人身穿笨重的宇航服,头戴光滑头盔站在阴影中。他的手上有一支发着白光的手电筒,一些宇宙灰尘在射光下闪闪发亮。

他慢慢的走了过去。

“你好。”帕帕拉恰对外来者说。

“…你好,你为什么能说我们的语言?”那人惊讶的看着他,瞪大了眼睛,“哦,初次见面。我叫露琪尔。我是一个追寻者。”

“什么是追寻者?”他问,带着好奇。

“我们政府做的的一些事情,说每个公民都应该在宇宙中开发一些…总之我来这颗叫阿尔忒弥斯的星球来找东西,这个名字很浪漫,不是吗?”露琪尔的声音透过面罩传出,也难掩他的兴奋。

“哦。这颗星球只是空付其名。如你所见除了寒冷干旱荒芜就再无一物。”

“可这么颗空荡荡的星球也早就了你这么个神奇的生物,不是吗?”

“你想要带走我?”

“是的。”露琪尔斩钉截铁的说道。“你是我旅行过看见的,唯一一个,像我们的,物种。”
“我叫露琪尔,千千万万中平民追寻者的一个。”

帕帕拉恰摇头,“哦。月球是我的王国,我要日常巡视。亲爱的露琪尔,我没法离开。我不能够让他在孤独中陨落。”

“但你可绝不是那远古神话里的月神。”露琪尔微笑着揭开了面罩,将手伸近发梢,往外抓撒出暗麦色的短发。那些碎发在太空中悬浮。

“我是宝石身躯,诞生于末世废墟。和你们是不同的。”

帕帕拉恰伸出手,捏住了那些碎发。坚硬凉意传导到露琪尔身上,她不受控制的打了个寒颤。

“神奇....你真是奇特的物种。”露琪尔眯眼,把头发捋回面罩内,关上了面罩。看得出来刚刚的寒冷让她畏惧,即使她自己不这么认为。

“抱歉,你们独有的热与情感,我生来就不具有。”帕帕拉恰礼仪周到的微笑,“不过我可以送你一份礼物,代表初次见面,唯一的旅客。或以凭借给你们领袖的交代。”他揭开衣服,喷涌出来的光芒顿时溢满了整个月球,有些光滑出月球的切面,使月球像单翼的以太。

露琪尔睁不开眼睛。

冷光几乎融化了露琪尔。露琪尔慌张的向前摸索寻找支撑点。帕帕拉恰在光芒中伸手,将她勾进臂弯。他又拍了拍露琪尔的头,这下露琪尔彻底能在光芒中看清楚了。

“天哪。我想把你带回去解剖,看看你到底是什么。”露琪尔着迷的看着帕帕的脸庞,“真是有趣。既无人类的情感,又有生来的保护欲。神的赝品又比神更具有人性。你比我们还像我们。”

  帕帕从身上揭下一块椭圆宝石,递与露琪尔。

“愿你终日拥有太阳,呼吸,生机。绿植的露水化作尘,一路顺风。”他们两个在未散尽的宇宙的晚霞里交换影子,离别的时候到来了。

“你是第一个客人,好走吧,好走吧。”帕帕扬起脸,避开了她的眼睛。“我还要接着完成我的工作呢。”他放开露琪尔独自在月面上降落,说不清的失落在露琪尔背后蔓延。

“有机会再见!”露琪尔对他的背影扬手。

   他背对她走,巡视了一圈又一圈。当他走了七十七圈时,帕帕看见了归来的露琪尔。“有缘。可你的头发怎么洒落了这么多灰尘?”

露琪尔说道,并从夹袋里掏出了一块荧紫石头。“上次的回礼。”

露琪尔接着说:放在你的空洞那里吧,那里欠缺一些东西。

于是帕帕解开衣服把石头放在了心上,顿时他的光亮恢复如初。他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又似乎没有。他疑惑的眨眼,却突然明了发生了什么。

他被赋予了一小部分感情。

“以后我想留在这里。这个空荡荡的星球我很喜欢。我们那总是太吵。大家都彼此讨厌。”她自顾自的说道,帕帕也只是陪着她一起坐在一根弯曲钢筋上,听她讲界外的事情。

等她临走的时候帕帕问她:“你这次为什么空手而归?”

露琪尔在舰桥上愣了一会,“我刚刚去过隔壁那颗叫做阿尔法的小行星,有沙砾状的…”其实我是偷偷跑出来陪你的。为了还礼,顺便还取了另一紫色灵智的一部分给你。露琪尔在心里说。

帕帕往她手里递了东西,依旧是那耀眼的一部分,露琪尔却觉得没有初次耀眼。帕帕慢慢张开嘴,对她慢慢的,严肃的说:“这次是为了保护你的安全。下次,别再来了。”

“我…我答应你。”露琪尔心里进行着快速否定。她对他撒了慌。之后一定要再来。现在她触摸着冷光宝石,却再也感受不到寒冷。

帕帕下了舰桥,他在光暗中漂浮。几阵发动机的光闪烁之后月球又暗淡下来。带来礼物的客人离开了,却给他留下了孤独与痛苦。

在第三次露琪尔来之前,已经过了地球年三年。帕帕有时就蜷缩着在黑暗中漂浮,有时就解开衣裳走在月球表面上,照亮所有灰尘。月球已经停转了,所以即使他的步伐很大,一天也能够走完一次月球。

第三次露琪尔来的时候,没有穿帕帕拉恰熟悉的笨重太空服。她一身白色风衣随着宇宙气流拂动。头上那红褐色的暗影居于麦浪旁,使她像是宇宙诗人。

“月神,我们是同类人了。”她微笑。帕帕拉恰注意到她除了躯干四肢都已经宝石化了。帕帕拉恰有点不知所措,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害了她。

“你...”帕帕拉恰看她,吞下半截话。“欢迎回来。”

像上次那样,露琪尔用手指掏出口袋里的宝石。她的指肤断裂,砸在她的口袋里。她换只手递过去,延长了碎裂速度。帕帕只好接过,把那赤红宝石按在上次的伤口上。这次他感觉全身有了异样的,不再属于月球的感觉。热度从那块石头上传来,像根系扎进他全身。他试着用手碰那块宝石,却感到彻骨的寒冷。他谢谢了露琪尔,并又揭下一块递给露琪尔。他已经不知道这样做的意义何在了。露琪尔用还未碎裂的手腕夹住,向他致意。像狂教徒和她的教主。

就这样,帕帕失去了他的六块身体。

第七次露琪尔来的时候,却早不及这样和平。原来是帕帕过于耀眼,人心起了贪欲。所有的人都想要独占帕帕。他们逼她一直往后退,不情愿的引导到达这里。她本人倒不如说是自己寻求救命的稻草,不如说是寻找埋葬的墓地。可当她逃下来却又被一击击倒在地上,碎裂断开的宝石填满了身下的陨石坑。她用断肢在地上移动,希望能遇到他。

当从宇宙中垂下的捕兽网套住露琪尔时候,那是惨白的白昼,舰队的照明灯照亮了这整一个铁白色的星球,远方的帕帕才初次知道这表面上的千疮百孔。

帕帕拉恰走过去的时候露琪尔已经将要被回收。她半个身子末入浮云,半个手臂在网中摇摇欲坠,伸开的五指仿佛在渴求。

他已经太慢啦。失去六个部分的他也只能做到仅仅照亮半个月球的地步。可他依旧高高跃起,将露琪尔救回。

每越高一寸他就要剥离一块露琪尔的礼物。就这样他失去了感情,体感,温度,记忆,欲望。当最后一块剥离的时候,刻于底的莲花菡萏瞬而绽开,石青散发的神散发超度的光问他是否需要奉献自身。毫不犹豫的答应,然后毫不犹豫的张口

“对不起。”

他没有最后的自己了。

记忆就此终止,露琪尔最后看见帕帕拉恰挥舞象牙长刀了结了那些人的命运,斩断了一切她露琪尔的恐惧。她只要降落就可以和帕帕拉恰继续......

可她降落到地上却已变成肉体凡胎,和帕帕拉恰一起砸在月球表面。露琪尔面对七个空洞愧疚自责的坐在一旁。

她可能意识到了什么。

“你不要走。”

露琪尔说。

 她,还是任性过头了。

“我会治好你的。这就是,我的错。”露琪尔抱住帕帕,抵在她心口,帕帕听出了活物的心跳。

“我们始终不一样,露琪尔。”帕帕温柔的笑道。“我叫做帕帕拉恰,是这里,唯一的活着的月神。”

“无药可治。”

“以后请你充当这里的巡视者,在我醒来之前。”

“我要走啦。”

帕帕说着就要昏睡过去。在此时,露琪尔真正明白了追寻者的含义。

已经晚了。那晚霞色的光影瞬而逝去,露琪尔独自一人在无人的宇宙中寻找能够治好帕帕的宝石。

可醒来的会不会是帕帕?露琪尔不知道。但她必须这么做下去。这只是老朋友的约定,第七个礼物,还没有还给他呢。

评论(2)
热度(15)

© 参c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