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参参

谢谢你们给我阅读量!
你好这里古参。
可以叫我33。
中文复建中♢学习中♢雷狮叶修nc粉♢已登月 ♢文画双修狗 ♢龙族cp皆可♢ 凹凸皆可♢ aph皆可♢ es→不写此类题材 ♢过激太芥♢叶all叶♢科幻爱好者 ♢扩列小窗做朋友 自来熟♢ 你想看什么给你写什么你开心就好→一起玩啊
注意:妻奴。

红墨水drop in 冰川中(1.5)

这个名字好没品…不打算换了♢小更怡情
/分割/

路明非洗干净澡之后在学校里浪了一整天,晚上遇到了楚子航和他夜聊。
蹭了顿夜宵之后,在昏黄的灯光下,伴随着风扇嗡嗡作响的声音,他们开始谈小龙女和楚子航的过去。
楚子航的态度让他感到一阵心酸,路明非略难过的背过去搓搓鼻子,摇了摇头,把思绪晃出来似得,回去倒头就睡。
因为他从灯泡的反光和擦的干干净净的大理石地板的反光中看见了在眸子中饶有兴趣的看着他的小魔鬼。
一身恶寒。
今晚的梦是有小魔鬼的梦。
小魔鬼在钓鱼。
最后把龙给钓了出来。
还说着客户什么的话,并保证自己绝对会从眼睛里出现不会让他亲爱的哥哥瞎掉的事情。
他路明非大大吃惊,什么这小子要偷偷跑掉把这后果给我自己吃了,一点都不负责任啊这位。便拨开面前铺天盖地而来的白色海浪,身体擦过铺面咬来的黑色巨龙,穿过它膜似的羽翼,右臂高高提起他弟弟的礼服,一头狠狠地撞上他的额头。
“别闹了好吗,赶快的和我回去!”

然后他醒了。
路明非东西杂杂乱乱撒了一地,没有收好的老旧行囊瘫在地上。此时床上的人倒被吓出一身冷汗。
“被自己害了吗…呵呵呵呵”最后那无奈又绝望的笑声以及突变的气质都显示出床上那位仁兄是路鸣泽。
“有意思有意思…这下这废柴可是捡了个大便宜。”他默默地揉了揉自己的脑袋,解除了自己言灵的效果,看向房间尽头镜子里的自己。
眼睛里那个被锁起来的人是路鸣非。
是老老实实被锁在凳子上。
因为路鸣泽的世界他尚未接触就被捆绑到窒息,防备心之强像一只被惊吓坏的小猫。
从未让别人了解过就肆意破坏,打着疯狂毁灭的旗号留下生存的火种,狂妄叫嚣着不可能被爱却义无反顾的渴望着爱情。矛盾的情感相互交织才会凝结成大量怨求的渴望,哀叹的悲种。
那只是过大的落差所形成的枷锁,其重量可以体会到路鸣泽所有的内心。
他并未挣脱,而是端坐在那里,正视自己的过去罢了。

“怎么样,我悄悄地换了身体?.”被绑在椅子上的那人目中攒满璀璨而自由的光芒,一时间遮蔽了所有房间里能够发光的物体的光芒. 然而眼底却是一片荒芜,带着孩子气的惊慌,和闲适时的疲惫.

路明泽就是他本人,此时哪能不懂他内心的小得意.那像耍恶作剧小孩得到糖那一瞬间的无奈和迷茫,他本人也同样的无奈了起来.

 


评论(5)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