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参参

谢谢你们给我阅读量!
你好这里古参。
可以叫我33。
中文复建中♢学习中♢雷狮叶修nc粉♢已登月 ♢文画双修狗 ♢龙族cp皆可♢ 凹凸皆可♢ aph皆可♢ es→不写此类题材 ♢过激太芥♢叶all叶♢科幻爱好者 ♢扩列小窗做朋友 自来熟♢ 你想看什么给你写什么你开心就好→一起玩啊
注意:妻奴。

摸鱼 晚安(1)

路居衫第四次错过转角的路口。
他只好叹了口气转身重新再来一次。
孤独者带着手镣脚镣沉重的行走在划着黄色油漆纹路的公路上。
不知是不是压路机刚压过新刷的沥青,气味刺鼻的从燥热的空气中窜出来直达肺部。一旁似乎有人刚呕吐过,光着脚走路的他感到地上黏黏的,像是喷洒出来的胃液。
他感到身体里一阵恶心,止不住打了个寒战。
有几个人蹲在马路旁边吞云吐雾。那只不过是香烟。
这是他第五次来到这里了,只要走过那一条路口他就能够成功越狱走出s市。
他不急着走,因为s市重复的景象让他觉得很有趣。
这里的秘密还有很多,我有心在这里玩,我的时间不多了。
他只好继续赶路,睁大眼睛寻找出口,地上的箭头通通指向一个地方
【禁止出入】
限速牌上标记这20的限速。附近没有学校。
街两旁没有铺面,而是办公楼。
虽然是夜深可是市中心没有点亮的霓虹灯。
只有昏暗的橘黄色路灯,底下围着灯泡笼罩在灯罩上的一圈飞蛾,热度充盈的灯泡和杆上结着蜘蛛的网。
他知道每当自己走到这里来的时候总会看见他,这路灯似乎跟着他似得,反正他就是走不出去。
但总会给他热度和希望,让他找到一个出口。
真是烦死了。
他想到,挠骚这头发。
好想把禁止挖掉啊,破坏箭头啊,我想睡觉啊,放过我吧,该死的世界。
他从路边没有种好的园林树坑旁的水坑里找到了一把铁锹。
沥青并不好铲除,不过他还是把禁止的油漆给挖掉了,上面斑驳的黄色油漆显得非常危险和性感,他和路灯分享着虚假的喜悦。
他可以走了。路口出现了。
不是曲折的,是回监狱的路。
他宽心了,朝着背后的世界微笑了一下,丢下铲子,拍了拍手上的灰尘和用力过度的手腕。
再见再见再见。


♢路居衫是我儿子哟♢
随缘写点随笔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