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参参

谢谢你们给我阅读量!
你好这里古参。
可以叫我33。
中文复建中♢学习中♢雷狮叶修nc粉♢已登月 ♢文画双修狗 ♢龙族cp皆可♢ 凹凸皆可♢ aph皆可♢ es→不写此类题材 ♢过激太芥♢叶all叶♢科幻爱好者 ♢扩列小窗做朋友 自来熟♢ 你想看什么给你写什么你开心就好→一起玩啊
注意:妻奴。

小船于星辰之海【短篇更新】

高亮♢:ooc有/随缘更新/多cp/有bug爽文/短篇/私设/架空

为四川人民祈福。
3

  嘉德罗斯又和安迷修交换了一下眼神。
  是那同样敛去锋芒的眼睛此刻视能一清二楚的窥视对方的心理活动。
这间屋子里四壁漆成夜色,在墙角的地方留下几边雪色。上空有庆祝圣诞节而悬挂的红色彩旗。房间中央是一个巨大的檀木制长桌,掩住了大理石地板的反光。只有桌首那摆放了一把牛皮椅,没有其他座位。窗户正面对桌首,日光喷洒于介质中,能把坐在那谈话的人的皮肤,毛发,眼瞳,以及每一个动作,脸上的每一条沟壑填满。使那人变成活脱脱的一个圣人,一位先知,及领导人民走向自由的人。
他们两相对而坐,金坐在桌子的另一端。
没有人坐桌首的位置,那是格瑞上次与安迷修签订某一个合作合同时所坐过的位置,似乎他还在,金不许别人坐在那里。
金试图与他们寻找解救格瑞的说法。但得知是因为过于危险而被囚禁在家时,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什么啊,格瑞会保护好自己的。”金从地上捡起一本书随便翻了一下。里面是格瑞手写的字体。
♢11:35  小船摆渡之时 覆没前需与一战。

偌大的空间里的墙壁上挂着无声的焚烧炉,火焰的颜色呈红色,有较大的弧度弯曲。
它似乎在弯曲身体窥探那张手写纸的内容。嘉德罗斯的表情变得很奇怪,他迅速与坐在对面的安迷修发出疑问。没有得到他所期望的结果,他点头了。
  “小船是什么啊?”
“哦,凹凸大赛的一种交通工具,行于水面上。”
“可是河里不是有很多怪物吗?像我当时和紫堂幻遇到的那个。”金迅速的质疑到。
“小船能发出一种原力波束来造成隐形迷彩。”安迷修摊开手 回忆“坐在船里的人实际上是可以感受的到怪物的存在的,但怪物被迷惑之后连同自己也被迷惑了。但只有小船行于广阔的水面上,靠岸效果解除。”
“那要是小船的原力用完还没有补充呢?”
“那就看你好运了,因为怪物的回复时间很短,而人类是非常长的。:)”安迷修微笑。
那这又是什么意思…金想到,难道是格瑞坐船留下了心理阴影?这不重要吧。
金把那张纸放在一边,这可能是借给安迷修的书。毕竟它俩住的近。
“我们去找格瑞吧。去他原来住的地方。就算被囚禁靠我们的实力还是能救出格瑞的嘿嘿。”
突然他想起什么“格瑞是怎么被监禁了?”
“…你怎么这么多话”一旁不吭声很久的嘉德罗斯开口了。他把金摘下来的帽子扣回他头上,粗暴的给他整理好,就把金拽走。
“你要带我去哪?”金问,嘉德罗斯没有说话,把金扛在肩膀上,就从二楼的窗台上往下跳。因为楼下是飞船停滞场。
嘉德罗斯吃痛的坠地了,忘记这里的重力是2g ,还有金这小子最近胖了几斤。
他把金扔进舱门,发动引擎。
安迷修没做挽留,也没有其他的什么表情。他和嘉德罗斯不熟,对金的好感也不怎么多。对于他来说这只是在贯彻骑士道。有什么东西从他的眼神中流露出来。
他们在空中接住彼此的眼神,阳光斜照在他和安迷修的脸上,安迷修两手撑着窗台的围栏向下俯视。
从嘉德罗斯的角度往上看,那是一种遗憾而又痛苦的眼神,但却从他翘起的嘴角,他非常期待并且渴望看见下面发生的事情。
真相的来临吗…。期待这种东西?这个人还是老样子。嘉德罗斯收回眼神。发动了飞船。
而安迷修还沉浸嘉德罗斯那短暂的眼神交流。如狼似虎的凶狠的目光,虽被阳光柔和-------也没有柔和到哪里去。还是唤起了他古早年代的回忆。

评论(4)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