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参参

谢谢你们给我阅读量!
你好这里古参。
可以叫我33。
中文复建中♢学习中♢雷狮叶修nc粉♢已登月 ♢文画双修狗 ♢龙族cp皆可♢ 凹凸皆可♢ aph皆可♢ es→不写此类题材 ♢过激太芥♢叶all叶♢科幻爱好者 ♢扩列小窗做朋友 自来熟♢ 你想看什么给你写什么你开心就好→一起玩啊
注意:妻奴。

小船于星辰之海【短篇更新】

2
高亮♢:ooc有/随缘更新/多cp向/架空
不喜请指出♢

“  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金低下头来用右手拢住土,原来种花的地方有一个大的凹陷,像没有眼珠的眼球,空洞而没有生机。但拢土的过程并不简单,不少根系都被扯断而遗留在泥土里。金把它们都挑了出来,想要把泥土弄干净。
  嘉德罗斯看着他,从门那边走了过来。他一改平时的作风,只是叹了口气“把花交给我吧。”他说道。眼神里若有若无着什么一些东西,放在以前嘉德罗斯眼神里的杀机已经显露出来,而现在它只是如同被关在山顶的狮子一样供人参观,非常安全。
  金注视着他的眼睛,搜索着什么,似乎想要找到一些他不责备自己的证明。
  他把花小心的递了过去,因为他不知道怎么办。
  嘉德罗斯看见掌心上的那朵花,他不可能对它伤春悲秋感慨万物无尽灭亡与生存唇齿相依。
他命令金离开。金倒退着走向门口,他好奇,也想看看嘉德罗斯到底想干什么。
  嘉德罗斯什么都没有做,仿佛在等他离开。
就在金转身的一瞬间,他似乎看见-------嘉德罗斯把那朵花扔进了背后的焚化炉。
那喷吐着蓝色火焰的火舌,烧灼舔舐着他与格瑞的灵魂,天使的钟声为此交响。

金没有回头。

      “安迷修!!!开门!!”着陆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好好安置一下他和金,嘉德罗斯想着,便敲响了离着陆点最近的安迷修的家门。
      格瑞那里太远了,他想,伸手便把金给拽到门前。
(安迷修是这个重力约为2g 星球的一名著名的马商。)顺带一提的是,他现在获得了真正的骑士称号,他所奉行的骑士道也被全宇宙的人所知。算是实现梦想了吧。
门开了,安迷修站在门口,看见了拽住金手的嘉德罗斯。
   “来了啊,那就进来吧。”他说完头也不回的往里走,冷热流依然挂在他的背后,可他经过五年的时间变得更加稳重了。他变成了一个骑士而不是耍剑给别人看的自诩骑士之徒。
托时间的福,他的恶党雷狮也变成了宇宙中最臭名昭著的海盗。
游移于星辰之海内,征服万千星河。
安迷修带着嘉德罗斯和金穿过装饰有名家壁画的走廊,穿过猩红天鹅绒墙壁的客人接待处,金虽然没有像以前那样惊叹赞叹不已,可眼神中还是有一些复杂的情绪划过。金突然想起什么,拽住安迷修的袖子对他说道:“你最近有去找过格瑞吗,他身体怎么样?我好久都没见过他了,你说说呀。”
安迷修愣住了,他看向嘉德罗斯,嘉德罗斯和他交换了一下眼神,递接了一些信号。
“他最近挺好的。”
安迷修笑着回答道,他看着这个个子快和他一样高的男孩,不免感叹时间的流逝。
哪想金却看见了他们交换眼神的行为,快速的急着追问:“他到底怎么了,你赶快说啊!”
他不允许有人伤害格瑞,格瑞是他最好的朋友。要是有人敢动他一根毫毛,金是要手刃这人的。主权不容侵犯。就像格瑞曾经对他做的那样。他攥紧了拳头。
安迷修沉吟片刻:“我是不打算告诉你的,之前我和嘉德罗斯通讯过,格瑞他入狱了。”
金愣了一会,抓紧追问:“去了哪?”
嘉德罗斯从他身后走出,把安迷修推到一边,正面对着金说道:“宇宙大法庭。”
空气凝固了。金没有说话。他们三个人站在一起,日光斜照出拉长的影子。树影在窗外摇曳,松风沙沙作响。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