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参参

谢谢你们给我阅读量!
你好这里古参。
可以叫我33。
中文复建中♢学习中♢雷狮叶修nc粉♢已登月 ♢文画双修狗 ♢龙族cp皆可♢ 凹凸皆可♢ aph皆可♢ es→不写此类题材 ♢过激太芥♢叶all叶♢科幻爱好者 ♢扩列小窗做朋友 自来熟♢ 你想看什么给你写什么你开心就好→一起玩啊
注意:妻奴。

小船于星辰之海【短篇更新】


高亮:短篇/架空/随缘更文/ooc有/多cp/开脑洞向爽文 有bug
不喜请指出♢

1
金整装行李,准备出发。
他今天打算去端点星找格瑞聚一聚。时隔五年他变得成熟了不少。眼眸中的少年气质被内敛的柔光所替代,再在外面遮盖住锐芒般的视线。他对着镜子里那个四肢修长的男孩笑了笑。灿发柔软的笼罩在帽檐下,行成一圈整齐的压痕。日光透过空气中的微小尘埃穿梭在光与影的缝隙里,却均匀的洒落在他身上,像圣灵的赐福铺遍。他对镜子里的自己一笑,用食指轻推帽檐,露出那双眼睛。
那艘短期旅行的游轮(实际上是提供短期旅行的飞船,上面搭载的生态系统能提供娱乐)已经停在了窗外的平台上。那艘核动力推进的飞船此刻停了下来,像是蛰伏的野兽。嘉德罗斯从飞船上下来,瞟了一眼正在赶来的金,用手潇洒的指了指门的方向,申了个懒腰,像是缓解舟车劳顿的疲惫。
金把自己的行李扔了进去,然后走进生态休息区,那边有他和格瑞最喜欢的花。这种花朵意义较大。曾经他们在生死与共的时候见过这朵开放于冰川的不屈傲岸的纯白花朵,那像极了格瑞。
看上去嘉德罗斯把它照顾的很好。那朵花的第十代正处于花苞的阶段。原来那朵花的花瓣已经沉积在了土壤中。金用手随便戳了戳泥土,发现是湿的。不禁对嘉德罗斯这人的好感上升了。
他看着那朵花,感叹它能存活在宇宙中那么好,就像他们碳基生命体一样。他不免想起了格瑞,于是便走起神来。
他们童年是在矿业星球度过的,是小时候的朋友。-------然后参加了凹凸大赛,在最后的为了不造成更多牺牲的条件下格瑞和嘉德罗斯联手破坏了凹凸大赛的规则,之后---大家都知道了凹凸大赛的阴谋------宇宙管理协会的人进行清理后按照凹凸大赛的排名分配工作-----到现在为止他已经记不清他和格瑞道别过没有,他的记忆异常的模糊。他只记得当时嘉德罗斯也在场。可他每次问,嘉德罗斯开玩笑:)的谈起这件事情:呵,亏你们还是最好的朋友。你当时都扑进他怀里很伤感的和他道别,还很中二的立下过什么约定。但金真的一分一毫都想不起来,无论是当时的场景还是格瑞的表情,他只想起来那天残虹似血的夕阳。
“你在干嘛!快住手!”嘉德罗斯的声音迅速穿透过金的脑海,他瞬间清醒过来。他抬眼看见嘉德罗斯盯着他的手的位置,那眼神利的能刺穿空气。“你说什么…我没干嘛啊?”金愣了愣神,转头看向手的位置。
他的手握住了那朵花的干茎,浅红色的叶片已经被蹂躏得摇摇欲坠,上面遍布着红色的像血液一般的汁液。那朵花痛苦的在他手上死去了。
他在无意识情况下将那朵花连根拔起。
“是你杀了他。”嘉德罗斯的眼睛里跳跃着愤怒的火苗。那双金色而又散发璀璨光芒的双眼颜色更甚了。
金却想起。好像在什么时候,他也见过这样的表情。

Tbc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