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参参

谢谢你们给我阅读量!
你好这里古参。
可以叫我33。
中文复建中♢学习中♢雷狮叶修nc粉♢已登月 ♢文画双修狗 ♢龙族cp皆可♢ 凹凸皆可♢ aph皆可♢ es→不写此类题材 ♢过激太芥♢叶all叶♢科幻爱好者 ♢扩列小窗做朋友 自来熟♢ 你想看什么给你写什么你开心就好→一起玩啊
注意:妻奴。

去了趟漫展买爆了凹凸的周边…
放一组扭蛋
说是抽到雷狮就停手结果花了100元也没有雷狮…
啊…

红墨水drop in 冰川中(1.5)

这个名字好没品…不打算换了♢小更怡情
/分割/

路明非洗干净澡之后在学校里浪了一整天,晚上遇到了楚子航和他夜聊。
蹭了顿夜宵之后,在昏黄的灯光下,伴随着风扇嗡嗡作响的声音,他们开始谈小龙女和楚子航的过去。
楚子航的态度让他感到一阵心酸,路明非略难过的背过去搓搓鼻子,摇了摇头,把思绪晃出来似得,回去倒头就睡。
因为他从灯泡的反光和擦的干干净净的大理石地板的反光中看见了在眸子中饶有兴趣的看着他的小魔鬼。
一身恶寒。
今晚的梦是有小魔鬼的梦。
小魔鬼在钓鱼。
最后把龙给钓了出来。
还说着客户什么的话,并保证自己绝对会从眼睛里出现不会让他亲爱的哥哥瞎掉的事情。
他路明非大大吃惊,什么这小子要偷偷跑掉把这后果给我自己吃了,一点都不负责任啊这位。便拨开面前铺天盖地而来的白色海浪,身体擦过铺面咬来的黑色巨龙,穿过它膜似的羽翼,右臂高高提起他弟弟的礼服,一头狠狠地撞上他的额头。
“别闹了好吗,赶快的和我回去!”

然后他醒了。
路明非东西杂杂乱乱撒了一地,没有收好的老旧行囊瘫在地上。此时床上的人倒被吓出一身冷汗。
“被自己害了吗…呵呵呵呵”最后那无奈又绝望的笑声以及突变的气质都显示出床上那位仁兄是路鸣泽。
“有意思有意思…这下这废柴可是捡了个大便宜。”他默默地揉了揉自己的脑袋,解除了自己言灵的效果,看向房间尽头镜子里的自己。
眼睛里那个被锁起来的人是路鸣非。
是老老实实被锁在凳子上。
因为路鸣泽的世界他尚未接触就被捆绑到窒息,防备心之强像一只被惊吓坏的小猫。
从未让别人了解过就肆意破坏,打着疯狂毁灭的旗号留下生存的火种,狂妄叫嚣着不可能被爱却义无反顾的渴望着爱情。矛盾的情感相互交织才会凝结成大量怨求的渴望,哀叹的悲种。
那只是过大的落差所形成的枷锁,其重量可以体会到路鸣泽所有的内心。
他并未挣脱,而是端坐在那里,正视自己的过去罢了。

“怎么样,我悄悄地换了身体?.”被绑在椅子上的那人目中攒满璀璨而自由的光芒,一时间遮蔽了所有房间里能够发光的物体的光芒. 然而眼底却是一片荒芜,带着孩子气的惊慌,和闲适时的疲惫.

路明泽就是他本人,此时哪能不懂他内心的小得意.那像耍恶作剧小孩得到糖那一瞬间的无奈和迷茫,他本人也同样的无奈了起来.

 


红墨水drop in 冰川中(1)

短篇/借梗写文/短篇 时间是第三部前后/ooc有/开坑♢
原梗 瞳居者

         “你开玩笑吧,要是你是我的恋人,我还不如自杀。”路明非对镜子里的自己翻翻白眼,扯了扯衣服,它皱皱巴巴的。
          自从他昨天晚上刷微博看见某条梗之后就梦见小魔鬼在梦里饶有兴趣的对他说哥哥我们来玩玩吧,我们可是彼此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啊。的时候他正准备一拳打晕这个小混蛋,可是身下的巨龙嗷的打了一声哈欠,他摔了一个趔趄,正准备一个鲤鱼打挺翻起来的时候,
       他醒了。
        然后日常的刷牙洗脸,发现眼睛里居然看见了这个小混蛋。
        大哥我能自插双眼吗????很明显是不能。因为小魔鬼他在梦里狠狠提醒过路明非,要是自插双眼他就完全再也无法见到他了,毕竟全部交流可都放在了眼睛里。
        路鸣泽是想要赌一把,可我也不是基佬啊。路明非狠狠叹气了一把,星际玩家不需要视力!!!他内心咆哮着,反正小魔鬼又听不到,他无所谓的想着。
      他准备洗个澡,但仍然站在镜子前面,看着自己的眼睛。路鸣泽的背后是一片虚无幽深的灰暗,他交叉着双手看着路明非双手并用把睡衣拽下来。
   “你的方法还真是愚蠢不是吗,像比x王那样直接撕裂衣衫还能显示出男子气概啧啧啧。”路鸣泽眯着眼睛赞美着路明非的脱衣风格,现在这个场景像是在小黑屋里艺考,一群评委看着面前表演脱衣的男人。
  “还真把我当基佬啊?”
     路明非不想一大早就和他贫嘴,那样显得一整天都失去了价值和意义。他迅速离开镜子,路鸣泽喋喋不休的声音消失了,最后留下高声也似乎故意留下的一句话“要是30天没见到我你就会瞎哦,要时常来见见我哦,哥哥。星际需要视力,我也需要。”他似乎不用换气,一口气继续说下去,“并且这条契约不可逆,有事情从眼睛里找我吧。”
      然后路明非离开了,世界瞬间安静的像最顶级的交响乐团队结束一首快板,那瞬间刹那安静的怀疑自己耳鸣的时刻。
       但愿我不要找你,他丢下内裤开启水刷刷的冲了起来。
    

      他刚穿好自己的衣服就从瓷砖的反光里看见了微笑着的小魔鬼,差点没一口水喷出来。

摸鱼摸鱼(2)

给你说你最想听的情话,送予你最爱的花。
带你在星夜微曦时掠影,和你在波涛万仞中破浪。
直到有一天你去世了,我伏在你的身上。
想想你爱过的那些人,抚摸你的牙齿和嘴唇,你
穿着最端庄的纯白,身旁围绕带露水的百合。
给你唱最美的夜曲,最后一次陪你看朝气云漫,弱鹰翱翔。
坐在玫瑰笼罩的窗台,那壮美华丽的朝霞点燃你我。
那时
我将
透明的冰块,一粒粒扔入鱼缸。
像之前那样
一如约定
为您送葬。

----------路鸣泽

听歌有感随笔摸鱼/1

鸢尾开的热烈。
日光没入海底,吞没奢侈的光影。
他一个人在海岸边走着。他只是想摇摇晃晃的走着。仿佛喝了一肚皮雪花纯生。
没有人施舍给他钓鱼竿,他更不想钓鱼。
那个人背离夕阳,手握长刀,眼神中灌注了那令他迷醉的风采。
他不会再回来了。
他失去了和他一起打爆婚车车轴的人。
他想陪陪楚子航。风声击碎扑腾而飞的破空之音,几只海鸥迎着残阳掠影而过。路明非一声不吭的想着,他们的距离也不会再遥远了。
还是只有他一个人。像是聚光灯下的男主角,但没有一句台词,表演着一个人的喜剧。
他失去了很多人吗?不仅这样想到。他很少失落,活的像一条无家可归但能获取快乐的野狗一样没心没肺。
他也曾捂住伤口跳脚喊疼,可他只有一个人。
远方的游轮上,白色的船身透过海水的反射与太阳的爱抚下熠熠。
有人喊他的名字。
李嘉图你在那里干什么呢赶快过来玩啊
可他一点都不想去,他想一个人待会。
可他还是仰起头举起手用力像那边摇一摇,绽放最愉快的笑容,大声喊到等等我一会就来。
我等你,我们一起去。
他回身走过来时的路。
突然背后传来一声熟悉的呼喊
他转过身来。
   随着阴影下的,湿漉漉的短发,和一双背对太阳却比太阳炽烈万分的黄金瞳。

摸鱼 午安(3)

我的天又是我我又来了
♢♢♢♢♢爽文现场
文中的 我 是我儿子之一 第一人称。

窗外棕榈迎风摇曳。于是阳光也没有吝惜一寸的光阴。正午的太阳致命的穿过眼睛进入到大脑里。
我一瞬间反应不过来,满脑子就是流云沙滩仙人掌。
说笑了。这是城市,哪来的仙人掌沙滩,流云还说不上,毕竟这可不是新疆。
我坐在菜棚子边等着老农刚从向下带来的西瓜。我啃着一手冰棍,那冰棍融化的糖液流了一手都是。左手揺蒲扇,岔开腿大摇大摆的坐在日光下头。
那老农从菜棚子里面将出来,我便从凳子上一跃而起掐住他的手,凑过去尖声问到
“您的西瓜呢?”
“哟哟,在里面,你先别着急。”
老农笑到,从暗处拿出一把西瓜刀。
他满脸的沟壑挤在了一起,汗水在里面肆意流淌,像刚开讯的黄河。
他把西瓜整个从墙角捧了出来,上面落了不少灰,提着瓜柄扔进盆里,吊下幽深宁静的古井,上面的浮雕早已是看不清,那平静的水面透出的碧绿色寒冷让我有一种养在大鱼缸里的鹅卵石般触感。
我盘起腿,等待吃到瓜的猹,笑嘻嘻的捧着闰土的叉任我宰割的错觉。

摸鱼 晚安(2)

他几乎没有了心跳声。
当他 死的时候。
沉湎 爱情的时候。
都是没有心跳的。
谁曾想要出新大陆 谁想去埃及 即使那里有法老无穷无尽的宝藏。
我只是为了香料而已啊!!!!席梦燊也很难过啊。
我可不是什么西班牙人。
他现在却浑身是血的躺在地上,打着王x荣耀。
那是他的血,可他刚被吸血鬼咬过,所以他是僵尸。
已经没有体循环系统了!!!鼓鼓掌。
几盘过去了他觉得衣服脏了就脱掉衣服翻滚到街的另外一边,那下面是一排黑色的垃圾桶,有异味。上面还挂着块牌子
新生报道处。
什么东西啊这是,他从地上一个鲤鱼打滚翻起来一手攀着垃圾桶的边缘一手推开垃圾箱盖子,黑色的垃圾袋深不见底,接着手机的光也看不清。
他退出了正在玩的露x,然后开了计时器丢在另一边的垃圾盖上,他一脚跨了进去。
三分钟回来是不是够了,我这可是排位。
于是他跳了进去。


♢这也是我儿子 (。)这个三儿子比较…作

摸鱼 晚安(1)

路居衫第四次错过转角的路口。
他只好叹了口气转身重新再来一次。
孤独者带着手镣脚镣沉重的行走在划着黄色油漆纹路的公路上。
不知是不是压路机刚压过新刷的沥青,气味刺鼻的从燥热的空气中窜出来直达肺部。一旁似乎有人刚呕吐过,光着脚走路的他感到地上黏黏的,像是喷洒出来的胃液。
他感到身体里一阵恶心,止不住打了个寒战。
有几个人蹲在马路旁边吞云吐雾。那只不过是香烟。
这是他第五次来到这里了,只要走过那一条路口他就能够成功越狱走出s市。
他不急着走,因为s市重复的景象让他觉得很有趣。
这里的秘密还有很多,我有心在这里玩,我的时间不多了。
他只好继续赶路,睁大眼睛寻找出口,地上的箭头通通指向一个地方
【禁止出入】
限速牌上标记这20的限速。附近没有学校。
街两旁没有铺面,而是办公楼。
虽然是夜深可是市中心没有点亮的霓虹灯。
只有昏暗的橘黄色路灯,底下围着灯泡笼罩在灯罩上的一圈飞蛾,热度充盈的灯泡和杆上结着蜘蛛的网。
他知道每当自己走到这里来的时候总会看见他,这路灯似乎跟着他似得,反正他就是走不出去。
但总会给他热度和希望,让他找到一个出口。
真是烦死了。
他想到,挠骚这头发。
好想把禁止挖掉啊,破坏箭头啊,我想睡觉啊,放过我吧,该死的世界。
他从路边没有种好的园林树坑旁的水坑里找到了一把铁锹。
沥青并不好铲除,不过他还是把禁止的油漆给挖掉了,上面斑驳的黄色油漆显得非常危险和性感,他和路灯分享着虚假的喜悦。
他可以走了。路口出现了。
不是曲折的,是回监狱的路。
他宽心了,朝着背后的世界微笑了一下,丢下铲子,拍了拍手上的灰尘和用力过度的手腕。
再见再见再见。


♢路居衫是我儿子哟♢
随缘写点随笔

小船于星辰之海【短篇更新】

高亮♢:架空/随缘更新/ooc有/有bug爽文/私设
\:)这篇比较少 下章开主要内容不闲聊
  5

  待两人从飞船下来时,恒星散发出的光影已经覆盖了他们所站的那个星球。这边的大气使得这边白鸟的翅膀染成玫瑰色,在稍绀蓝色的缀满苍星的幕上飞翔。
  由于禁航令的颁布,他们不得不随处找星球而安。禁航令保护的对象是普通人。不守规矩的的人就像夜晚会出没怪盗,小偷,侦探,杀手,夜而归的的醉汉一样,在这种情况下的宇宙也是危险的。
   这是一颗尚未开发的星球。人烟稀少。
“喂,嘉德罗斯,快看!”他手指的方向是不远处一个透露着火光的白色帐篷,表面浮现出朦胧的光芒。
“去借宿一晚!”嘉德罗斯一步已经迈开了,他比金更早看见那里。金愣了愣,跟在他的后面。
  就像之前那群人做过的一样。
当他们撩起帘子来发现里面坐着两个人,两个认识的人。
“安莉洁!”
“你好啊,金。”坐在安莉洁旁边的人却开口了,金借着火光仔细一看。哟,鬼狐天冲。
有一只鸡真正火上炙烤着,微焦的表皮渗露出油光,在火光的映衬下显得更加美妙。
香味从内向外溢出,已经知道里面到底是多么入口即化,外焦里嫩。对此时的金来说,这似乎来到了天堂。
没办法,即使飞船上有厨房,他和嘉德罗斯谁也不会做饭。
他和嘉德罗斯就这么大大咧咧的坐在他们对面,看着火光对面的安莉洁就是一番感慨。她一头蓬松的冰蓝长发,头上的柠檬挂饰用来固定公主头,五年过去了,她变得更像个女人而不是少女。
鬼狐天冲倒是没有什么成长,只能说那副苦大仇深的气质更适合他了。
等他们共享完那只鸡,金满足的靠在垫背上,后来嘉德罗斯把他的头掰过来靠在自己肩膀上。金没反抗,的确靠在柔软的身体上比靠着木头要舒服的多。
他们确认了一下情况之后,还是惊讶于安莉洁回到家乡继续做圣女保护治安和鬼狐天冲已经在宇宙大法庭当上了一名法官。后者带来的惊讶大一点。
难道是自己的友情破颜拳真的发挥了作用?金回忆,突然心里的某根弦被触动,在他内心泛开痛苦的涟漪。
“格瑞去哪了…你知道吗,鬼狐?”
鬼狐对这件事情很清楚,只是淡淡一笑“我当然知道了。”
瞟向嘉德罗斯的方向。
安莉洁突然开口说话了“鬼狐,不会是你把他抓起来了吧。”

小船于星辰之海【短篇更新】

高亮♢:ooc有/随缘更新/架空/私设/有bug爽文
☞此章重度ooc 慎
4
  嘉德罗斯的表情似乎很轻松,因为他把飞船设定成自动驾驶后走到舰桥上按下了全景观测的按钮。
  霎时间纯白色的舰艇内置结构变为漂浮在虚空中的一块平面,只有焚烧口还像幽灵似得吐出或红或蓝的火焰。
  但金却没有心情看着嘉德罗斯为他准备的一切,反而只是缩在冰凉(?)的平面上抱紧自己的双腿,无声的看着腿下的星海。
  所有星海是那样不真实,璀璨成夜晚所降的霜。仿佛倒映在盐碱湖里的天空,扰乱湖中的纹理,破碎一切的涟漪,都是罪过。
  他确实融入进去了。似那盐碱湖上的水鸟,你伸手却遥不可及。他灿白的尾羽落进你的掌心。你知道他不属于你。嘉德罗斯对自己说,他在凝视金的一瞬看见了和他一样的孤独无力,都是追风的少年,没有灯塔游离世界的一叶扁舟而已。可是他所追求的东西是那独特的白色尾羽,劈开波纹的坚定,被这些所表达出来的少年。这个少年追求的却是那恐怖笼罩下的一抹刺眼光影,引导光芒,剑锋所向的人。
  格瑞,有些时候我还真讨厌你啊。嘉德罗斯站在另一片星海上,抿着嘴唇。感到他头上的王冠沉甸甸的快要把他压垮。
   “格瑞在哪,我想,你是知道的吧?”金的声音有些颤抖,他突然抬起头来。眼神中灌注了不亚于星海之璀璨的更甚于其亮度的情感。嘉德罗斯的内心有种名叫嫉妒的情感萌生了起来。
  他没有说话,只是走近金,注视着他的眸子。嫉妒之心愈演愈烈。
  好笑吧,我居然会去嫉妒那个渣渣。
  嘉德罗斯单膝跪在他身边,用手轻轻托住他的脸颊,群星光芒汇集在金碧蓝的眼睛里,令人心醉的紫红色像碎掉的盛满红酒的玻璃杯肆意流动他的光辉。
  “你真好看。我喜欢你啊,金。”
  嘉德罗斯把脸贴了上去。
  金的光芒突然消逝了,那种刺眼的情绪敛与眼底。
  金没有抗拒,而是默默地迎合着他的动作,最后拽住了嘉德罗斯的袖子,无力的靠在他的肩上。
像童话里国王深情的吻着他的皇后。
然后钟鼓齐鸣,仙女们送上祝福,人们祝福一对恩爱的统治者能使他们的国家国泰民安。
  但是格瑞对于金来说像带他逃走的那个人,远离喧嚣与尘世且不为虚名奔波。
  可这不是童话,这是现实。
  他的眼里也没有嘉德罗斯,而是那缕光芒。
  这只能算是朋友之间的交流而已。
  “我知道他在哪。我带你去吧。小渣渣。”
嘉德罗斯说出渣渣的声音都不像他平时的自己了,还把他自己吓了一跳。像是受伤的野兽,带着嚎哭的尾音,却依旧强大自信。
嘉德罗斯知道自己一定会带他去的。
站在这由巨大飞船组成的透明平面上,金的手环住嘉德罗斯的腰,两人相拥而眠。
金搂住的仅仅是一具温暖的身体,带着格瑞相像的自信。而嘉德罗斯怀抱住的则是他目前想要守护的宝物,其重要程度和芬里厄守护自己的珠宝一样付出代价。
愿你不要再出现了。他抚摸着金的头部,对着谁说。
你的心脏一点也不好吃。
那人说到。
他后怕的起了一身凉意。
绝对不能让他再出现了。
嘉德罗斯看着对准他们两的数万颗眼睛,发出了最严重的警告。



Tbc

【下一篇可能要十年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