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烛炙染

叶修老婆。另外肾亏。

小船于星辰之海【短篇更新】

高亮♢:架空/随缘更新/ooc有/有bug爽文/私设
\:)这篇比较少 下章开主要内容不闲聊
  5

  待两人从飞船下来时,恒星散发出的光影已经覆盖了他们所站的那个星球。这边的大气使得这边白鸟的翅膀染成玫瑰色,在稍绀蓝色的缀满苍星的幕上飞翔。
  由于禁航令的颁布,他们不得不随处找星球而安。禁航令保护的对象是普通人。不守规矩的的人就像夜晚会出没怪盗,小偷,侦探,杀手,夜而归的的醉汉一样,在这种情况下的宇宙也是危险的。
   这是一颗尚未开发的星球。人烟稀少。
“喂,嘉德罗斯,快看!”他手指的方向是不远处一个透露着火光的白色帐篷,表面浮现出朦胧的光芒。
“去借宿一晚!”嘉德罗斯一步已经迈开了,他比金更早看见那里。金愣了愣,跟在他的后面。
  就像之前那群人做过的一样。
当他们撩起帘子来发现里面坐着两个人,两个认识的人。
“安莉洁!”
“你好啊,金。”坐在安莉洁旁边的人却开口了,金借着火光仔细一看。哟,鬼狐天冲。
有一只鸡真正火上炙烤着,微焦的表皮渗露出油光,在火光的映衬下显得更加美妙。
香味从内向外溢出,已经知道里面到底是多么入口即化,外焦里嫩。对此时的金来说,这似乎来到了天堂。
没办法,即使飞船上有厨房,他和嘉德罗斯谁也不会做饭。
他和嘉德罗斯就这么大大咧咧的坐在他们对面,看着火光对面的安莉洁就是一番感慨。她一头蓬松的冰蓝长发,头上的柠檬挂饰用来固定公主头,五年过去了,她变得更像个女人而不是少女。
鬼狐天冲倒是没有什么成长,只能说那副苦大仇深的气质更适合他了。
等他们共享完那只鸡,金满足的靠在垫背上,后来嘉德罗斯把他的头掰过来靠在自己肩膀上。金没反抗,的确靠在柔软的身体上比靠着木头要舒服的多。
他们确认了一下情况之后,还是惊讶于安莉洁回到家乡继续做圣女保护治安和鬼狐天冲已经在宇宙大法庭当上了一名法官。后者带来的惊讶大一点。
难道是自己的友情破颜拳真的发挥了作用?金回忆,突然心里的某根弦被触动,在他内心泛开痛苦的涟漪。
“格瑞去哪了…你知道吗,鬼狐?”
鬼狐对这件事情很清楚,只是淡淡一笑“我当然知道了。”
瞟向嘉德罗斯的方向。
安莉洁突然开口说话了“鬼狐,不会是你把他抓起来了吧。”

小船于星辰之海【短篇更新】

高亮♢:ooc有/随缘更新/架空/私设/有bug爽文
☞此章重度ooc 慎
4
  嘉德罗斯的表情似乎很轻松,因为他把飞船设定成自动驾驶后走到舰桥上按下了全景观测的按钮。
  霎时间纯白色的舰艇内置结构变为漂浮在虚空中的一块平面,只有焚烧口还像幽灵似得吐出或红或蓝的火焰。
  但金却没有心情看着嘉德罗斯为他准备的一切,反而只是缩在冰凉(?)的平面上抱紧自己的双腿,无声的看着腿下的星海。
  所有星海是那样不真实,璀璨成夜晚所降的霜。仿佛倒映在盐碱湖里的天空,扰乱湖中的纹理,破碎一切的涟漪,都是罪过。
  他确实融入进去了。似那盐碱湖上的水鸟,你伸手却遥不可及。他灿白的尾羽落进你的掌心。你知道他不属于你。嘉德罗斯对自己说,他在凝视金的一瞬看见了和他一样的孤独无力,都是追风的少年,没有灯塔游离世界的一叶扁舟而已。可是他所追求的东西是那独特的白色尾羽,劈开波纹的坚定,被这些所表达出来的少年。这个少年追求的却是那恐怖笼罩下的一抹刺眼光影,引导光芒,剑锋所向的人。
  格瑞,有些时候我还真讨厌你啊。嘉德罗斯站在另一片星海上,抿着嘴唇。感到他头上的王冠沉甸甸的快要把他压垮。
   “格瑞在哪,我想,你是知道的吧?”金的声音有些颤抖,他突然抬起头来。眼神中灌注了不亚于星海之璀璨的更甚于其亮度的情感。嘉德罗斯的内心有种名叫嫉妒的情感萌生了起来。
  他没有说话,只是走近金,注视着他的眸子。嫉妒之心愈演愈烈。
  好笑吧,我居然会去嫉妒那个渣渣。
  嘉德罗斯单膝跪在他身边,用手轻轻托住他的脸颊,群星光芒汇集在金碧蓝的眼睛里,令人心醉的紫红色像碎掉的盛满红酒的玻璃杯肆意流动他的光辉。
  “你真好看。我喜欢你啊,金。”
  嘉德罗斯把脸贴了上去。
  金的光芒突然消逝了,那种刺眼的情绪敛与眼底。
  金没有抗拒,而是默默地迎合着他的动作,最后拽住了嘉德罗斯的袖子,无力的靠在他的肩上。
像童话里国王深情的吻着他的皇后。
然后钟鼓齐鸣,仙女们送上祝福,人们祝福一对恩爱的统治者能使他们的国家国泰民安。
  但是格瑞对于金来说像带他逃走的那个人,远离喧嚣与尘世且不为虚名奔波。
  可这不是童话,这是现实。
  他的眼里也没有嘉德罗斯,而是那缕光芒。
  这只能算是朋友之间的交流而已。
  “我知道他在哪。我带你去吧。小渣渣。”
嘉德罗斯说出渣渣的声音都不像他平时的自己了,还把他自己吓了一跳。像是受伤的野兽,带着嚎哭的尾音,却依旧强大自信。
嘉德罗斯知道自己一定会带他去的。
站在这由巨大飞船组成的透明平面上,金的手环住嘉德罗斯的腰,两人相拥而眠。
金搂住的仅仅是一具温暖的身体,带着格瑞相像的自信。而嘉德罗斯怀抱住的则是他目前想要守护的宝物,其重要程度和芬里厄守护自己的珠宝一样付出代价。
愿你不要再出现了。他抚摸着金的头部,对着谁说。
你的心脏一点也不好吃。
那人说到。
他后怕的起了一身凉意。
绝对不能让他再出现了。
嘉德罗斯看着对准他们两的数万颗眼睛,发出了最严重的警告。



Tbc

【下一篇可能要十年之后…





小船于星辰之海【短篇更新】

高亮♢:ooc有/随缘更新/多cp/有bug爽文/短篇/私设/架空

为四川人民祈福。
3

  嘉德罗斯又和安迷修交换了一下眼神。
  是那同样敛去锋芒的眼睛此刻视能一清二楚的窥视对方的心理活动。
这间屋子里四壁漆成夜色,在墙角的地方留下几边雪色。上空有庆祝圣诞节而悬挂的红色彩旗。房间中央是一个巨大的檀木制长桌,掩住了大理石地板的反光。只有桌首那摆放了一把牛皮椅,没有其他座位。窗户正面对桌首,日光喷洒于介质中,能把坐在那谈话的人的皮肤,毛发,眼瞳,以及每一个动作,脸上的每一条沟壑填满。使那人变成活脱脱的一个圣人,一位先知,及领导人民走向自由的人。
他们两相对而坐,金坐在桌子的另一端。
没有人坐桌首的位置,那是格瑞上次与安迷修签订某一个合作合同时所坐过的位置,似乎他还在,金不许别人坐在那里。
金试图与他们寻找解救格瑞的说法。但得知是因为过于危险而被囚禁在家时,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什么啊,格瑞会保护好自己的。”金从地上捡起一本书随便翻了一下。里面是格瑞手写的字体。
♢11:35  小船摆渡之时 覆没前需与一战。

偌大的空间里的墙壁上挂着无声的焚烧炉,火焰的颜色呈红色,有较大的弧度弯曲。
它似乎在弯曲身体窥探那张手写纸的内容。嘉德罗斯的表情变得很奇怪,他迅速与坐在对面的安迷修发出疑问。没有得到他所期望的结果,他点头了。
  “小船是什么啊?”
“哦,凹凸大赛的一种交通工具,行于水面上。”
“可是河里不是有很多怪物吗?像我当时和紫堂幻遇到的那个。”金迅速的质疑到。
“小船能发出一种原力波束来造成隐形迷彩。”安迷修摊开手 回忆“坐在船里的人实际上是可以感受的到怪物的存在的,但怪物被迷惑之后连同自己也被迷惑了。但只有小船行于广阔的水面上,靠岸效果解除。”
“那要是小船的原力用完还没有补充呢?”
“那就看你好运了,因为怪物的回复时间很短,而人类是非常长的。:)”安迷修微笑。
那这又是什么意思…金想到,难道是格瑞坐船留下了心理阴影?这不重要吧。
金把那张纸放在一边,这可能是借给安迷修的书。毕竟它俩住的近。
“我们去找格瑞吧。去他原来住的地方。就算被囚禁靠我们的实力还是能救出格瑞的嘿嘿。”
突然他想起什么“格瑞是怎么被监禁了?”
“…你怎么这么多话”一旁不吭声很久的嘉德罗斯开口了。他把金摘下来的帽子扣回他头上,粗暴的给他整理好,就把金拽走。
“你要带我去哪?”金问,嘉德罗斯没有说话,把金扛在肩膀上,就从二楼的窗台上往下跳。因为楼下是飞船停滞场。
嘉德罗斯吃痛的坠地了,忘记这里的重力是2g ,还有金这小子最近胖了几斤。
他把金扔进舱门,发动引擎。
安迷修没做挽留,也没有其他的什么表情。他和嘉德罗斯不熟,对金的好感也不怎么多。对于他来说这只是在贯彻骑士道。有什么东西从他的眼神中流露出来。
他们在空中接住彼此的眼神,阳光斜照在他和安迷修的脸上,安迷修两手撑着窗台的围栏向下俯视。
从嘉德罗斯的角度往上看,那是一种遗憾而又痛苦的眼神,但却从他翘起的嘴角,他非常期待并且渴望看见下面发生的事情。
真相的来临吗…。期待这种东西?这个人还是老样子。嘉德罗斯收回眼神。发动了飞船。
而安迷修还沉浸嘉德罗斯那短暂的眼神交流。如狼似虎的凶狠的目光,虽被阳光柔和-------也没有柔和到哪里去。还是唤起了他古早年代的回忆。

小船于星辰之海【短篇更新】

2
高亮♢:ooc有/随缘更新/多cp向/架空
不喜请指出♢

“  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金低下头来用右手拢住土,原来种花的地方有一个大的凹陷,像没有眼珠的眼球,空洞而没有生机。但拢土的过程并不简单,不少根系都被扯断而遗留在泥土里。金把它们都挑了出来,想要把泥土弄干净。
  嘉德罗斯看着他,从门那边走了过来。他一改平时的作风,只是叹了口气“把花交给我吧。”他说道。眼神里若有若无着什么一些东西,放在以前嘉德罗斯眼神里的杀机已经显露出来,而现在它只是如同被关在山顶的狮子一样供人参观,非常安全。
  金注视着他的眼睛,搜索着什么,似乎想要找到一些他不责备自己的证明。
  他把花小心的递了过去,因为他不知道怎么办。
  嘉德罗斯看见掌心上的那朵花,他不可能对它伤春悲秋感慨万物无尽灭亡与生存唇齿相依。
他命令金离开。金倒退着走向门口,他好奇,也想看看嘉德罗斯到底想干什么。
  嘉德罗斯什么都没有做,仿佛在等他离开。
就在金转身的一瞬间,他似乎看见-------嘉德罗斯把那朵花扔进了背后的焚化炉。
那喷吐着蓝色火焰的火舌,烧灼舔舐着他与格瑞的灵魂,天使的钟声为此交响。

金没有回头。

      “安迷修!!!开门!!”着陆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好好安置一下他和金,嘉德罗斯想着,便敲响了离着陆点最近的安迷修的家门。
      格瑞那里太远了,他想,伸手便把金给拽到门前。
(安迷修是这个重力约为2g 星球的一名著名的马商。)顺带一提的是,他现在获得了真正的骑士称号,他所奉行的骑士道也被全宇宙的人所知。算是实现梦想了吧。
门开了,安迷修站在门口,看见了拽住金手的嘉德罗斯。
   “来了啊,那就进来吧。”他说完头也不回的往里走,冷热流依然挂在他的背后,可他经过五年的时间变得更加稳重了。他变成了一个骑士而不是耍剑给别人看的自诩骑士之徒。
托时间的福,他的恶党雷狮也变成了宇宙中最臭名昭著的海盗。
游移于星辰之海内,征服万千星河。
安迷修带着嘉德罗斯和金穿过装饰有名家壁画的走廊,穿过猩红天鹅绒墙壁的客人接待处,金虽然没有像以前那样惊叹赞叹不已,可眼神中还是有一些复杂的情绪划过。金突然想起什么,拽住安迷修的袖子对他说道:“你最近有去找过格瑞吗,他身体怎么样?我好久都没见过他了,你说说呀。”
安迷修愣住了,他看向嘉德罗斯,嘉德罗斯和他交换了一下眼神,递接了一些信号。
“他最近挺好的。”
安迷修笑着回答道,他看着这个个子快和他一样高的男孩,不免感叹时间的流逝。
哪想金却看见了他们交换眼神的行为,快速的急着追问:“他到底怎么了,你赶快说啊!”
他不允许有人伤害格瑞,格瑞是他最好的朋友。要是有人敢动他一根毫毛,金是要手刃这人的。主权不容侵犯。就像格瑞曾经对他做的那样。他攥紧了拳头。
安迷修沉吟片刻:“我是不打算告诉你的,之前我和嘉德罗斯通讯过,格瑞他入狱了。”
金愣了一会,抓紧追问:“去了哪?”
嘉德罗斯从他身后走出,把安迷修推到一边,正面对着金说道:“宇宙大法庭。”
空气凝固了。金没有说话。他们三个人站在一起,日光斜照出拉长的影子。树影在窗外摇曳,松风沙沙作响。

小船于星辰之海【短篇更新】


高亮:短篇/架空/随缘更文/ooc有/多cp/开脑洞向爽文 有bug
不喜请指出♢

1
金整装行李,准备出发。
他今天打算去端点星找格瑞聚一聚。时隔五年他变得成熟了不少。眼眸中的少年气质被内敛的柔光所替代,再在外面遮盖住锐芒般的视线。他对着镜子里那个四肢修长的男孩笑了笑。灿发柔软的笼罩在帽檐下,行成一圈整齐的压痕。日光透过空气中的微小尘埃穿梭在光与影的缝隙里,却均匀的洒落在他身上,像圣灵的赐福铺遍。他对镜子里的自己一笑,用食指轻推帽檐,露出那双眼睛。
那艘短期旅行的游轮(实际上是提供短期旅行的飞船,上面搭载的生态系统能提供娱乐)已经停在了窗外的平台上。那艘核动力推进的飞船此刻停了下来,像是蛰伏的野兽。嘉德罗斯从飞船上下来,瞟了一眼正在赶来的金,用手潇洒的指了指门的方向,申了个懒腰,像是缓解舟车劳顿的疲惫。
金把自己的行李扔了进去,然后走进生态休息区,那边有他和格瑞最喜欢的花。这种花朵意义较大。曾经他们在生死与共的时候见过这朵开放于冰川的不屈傲岸的纯白花朵,那像极了格瑞。
看上去嘉德罗斯把它照顾的很好。那朵花的第十代正处于花苞的阶段。原来那朵花的花瓣已经沉积在了土壤中。金用手随便戳了戳泥土,发现是湿的。不禁对嘉德罗斯这人的好感上升了。
他看着那朵花,感叹它能存活在宇宙中那么好,就像他们碳基生命体一样。他不免想起了格瑞,于是便走起神来。
他们童年是在矿业星球度过的,是小时候的朋友。-------然后参加了凹凸大赛,在最后的为了不造成更多牺牲的条件下格瑞和嘉德罗斯联手破坏了凹凸大赛的规则,之后---大家都知道了凹凸大赛的阴谋------宇宙管理协会的人进行清理后按照凹凸大赛的排名分配工作-----到现在为止他已经记不清他和格瑞道别过没有,他的记忆异常的模糊。他只记得当时嘉德罗斯也在场。可他每次问,嘉德罗斯开玩笑:)的谈起这件事情:呵,亏你们还是最好的朋友。你当时都扑进他怀里很伤感的和他道别,还很中二的立下过什么约定。但金真的一分一毫都想不起来,无论是当时的场景还是格瑞的表情,他只想起来那天残虹似血的夕阳。
“你在干嘛!快住手!”嘉德罗斯的声音迅速穿透过金的脑海,他瞬间清醒过来。他抬眼看见嘉德罗斯盯着他的手的位置,那眼神利的能刺穿空气。“你说什么…我没干嘛啊?”金愣了愣神,转头看向手的位置。
他的手握住了那朵花的干茎,浅红色的叶片已经被蹂躏得摇摇欲坠,上面遍布着红色的像血液一般的汁液。那朵花痛苦的在他手上死去了。
他在无意识情况下将那朵花连根拔起。
“是你杀了他。”嘉德罗斯的眼睛里跳跃着愤怒的火苗。那双金色而又散发璀璨光芒的双眼颜色更甚了。
金却想起。好像在什么时候,他也见过这样的表情。

Tbc